主页 > M生活邦 >“他是我孩子一定要救他”‧父捐肾救儿手术顺利【筹足,停止筹款 >

“他是我孩子一定要救他”‧父捐肾救儿手术顺利【筹足,停止筹款

2020-06-10 阅读(2419)
“他是我孩子一定要救他”‧父捐肾救儿手术顺利【筹足,停止筹款(吉隆坡14日讯)18岁独生子双肾损坏长期洗肾,伟大父亲义不容辞移植一颗肾予孩子延续健康生活。黄志强及黄国鸿父子总于在週二顺利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来自霹雳州太平的黄氏父子在週二早上就先后被推入手术室,黄志强比儿子先进手术室,因为必须先为他切除一边肾脏,才移植到儿子的体内。他们如今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泌尿科的深切治疗部,其中儿子国鸿在隔离病房,外人不能进入隔离病房以免导致国鸿细菌感染。希望孩子过新生活如今只剩一边肾脏的48岁伟大父亲黄志强週三在病床上接受《》访问时说,他现在只是希望孩子可以儘快复原,过健康的新生活。“他是我孩子,我一定要救他的。”黄志强说。询及到底是抱着甚幺心态去捐出自己的肾脏时,黄父指他根本没有做任何的设想,只是一心要救回孩子。“国鸿只有十七八岁,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才正要步入人生重要阶段;我已接近50岁了,而且少了一个肾还是可以活,可是国鸿少了一个肾脏,可能就活不了多久。”一些医护人员也形容黄父的伟大,认为他是个好父亲。然而,黄志强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伟大,“当那个人是你的孩子时,你根本就不会想到其他的,唯一想的就是一定要救他,就算是要你所有的东西,你都会给他。”知捐肾人是父亲儿抱母痛哭原来,当初黄父决定把肾脏移植给孩子时,一直都隐瞒着孩子,直到无意被漏口,国鸿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多伟大。黄父志强说,孩子在去年5月被诊断出双肾损坏,已没有办法正常操作。“当时医生告诉我们,外面很多人都在排队等换肾,而且有时候轮到时因为身体不适或其它原因,可能就会错失换肾机会。”黄父在听到这个事情后,为了孩子的将来,当下就决定把自己的肾脏换给孩子,让孩子可以正常生活,而不需要每星期到医院洗肾。黄家当时没有告诉国鸿愿意捐出肾脏的人是谁,“我只是告诉国鸿,这一点你不必担心,到时候就会有人捐给你了,你只要安心等候就好。”国鸿当时还半信半疑,移植想要知道好心人是谁。就在黄父决定捐出肾脏给儿子的二个月后,有一天他们一起去找一个议员寻求协助,当时议员脱口说出“就是你父亲要把肾脏给你的啊!”这时候国鸿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好心人”就是自己父亲。直到他们回家后,国鸿才抱着母亲痛哭,感恩自己有伟大的父亲。父子病床相隔20公尺黄氏父子的病床其实只是相隔不到20公尺,可是儿子国鸿在隔离病房,除了医护人员外人不能入内,而黄父也无法下床,所以动手术至今还未与儿子说过一句话。黄父志强在週二傍晚7时许醒来,当时只是迷迷糊糊,他也不知道甚幺时间完成手术。可是醒来的他,第一时间四处观望,就发现儿子躺在一个隔离病房,而隔离病房与他的距离不到20公尺。由于动手术还未过1天,黄父的伤口还很疼痛,因此他不能下床,更甭说靠近或站在儿子的隔离病房前。不过,询及有没有甚幺话想对儿子国鸿说,黄父只是简单的说“没有甚幺好说的,我现在只是希望他快点好起来。”虽然黄志强的口语中只是简单的说出这些话,可是背后的意义还是尽显一名父亲对孩子的爱。未计划将来只想孩子健康为了孩子的肾脏和未来,黄志强和妻子没为未来做进一步打算,而是先集中精力治好国鸿。原本是巴士维修员的黄志强说,巴士维修员理所当然就会用力,“以后我好了,少了一边的肾脏当然无法正常使力,我更不知道公司会有甚幺安排,因为公司也是要赚钱的。”对于日后还能否继续在巴士维修工厂工作,或公司会不会安排比较轻便的工作给他,黄志强根本不敢做任何猜想。“我不敢要求太多,也没有资格去要求。现在我唯一希望的只是孩子好起来,至于以后的生活,只有见步行步。”另一方面,医生预料黄志强可在2星期出院,而儿子国鸿则可能要三个月才能出院。无论是他还是孩子,出院后也要定时回医院检查,所以就算他出院后,他还要回到医院检查,也可以顺便照顾孩子。妇女出租房间不谈钱黄家为了可以好好照顾孩子,因此在隆市找地方租屋,让他们遇上一名好心的妇女,感恩世界还有温暖。黄父志强说,院方早已预测国鸿必须至少住院3个月,所以他们这段期间也必须待在隆市,以方便照顾国鸿。他透露,当初他们抵达隆市时,院方介绍他们一幢组屋,可是组屋与中央医院有点距离,而且出入不是很方便。“所以当时我和太太就想要碰碰运气,在医院附近寻找房子。”他说,他和太太在附近找了很多地方,很多人一直介绍新的地点,可是一些地点不是环境複杂,就是有点髒乱不适合暂住。最后,终于让他们找到一个店屋单位,单位业者是一名华裔妇女,当他们老实告诉对方面对的状况,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答应让出一间房间,她还準备了床褥和风扇给黄家。黄父表示要给一些钱妇女时,对方没有任何说明。“妇女只是告诉我,回的时候告诉她,从没有说过钱财的问题。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是钱字先行,可是竟然让我们遇到一个好人,实在应该感恩。”儿需住院3个月黄志强的的妻子王珠茜透露,国鸿于週二下午6时30分才从手术房推出,并且在加护病房内观察时,医生发现他没有排尿,医护人员也儘量不让他昏睡,不断的将他叫醒,情况稍令人感到担心。她欣慰国鸿于週三早上已可以排尿,也意味他经渡过了危险期,真是谢天谢地。“週三早上,国鸿对家人的慰问都可以以眨眼为反应,让我们的担忧消除了一半。”她说,医生告知,国鸿在手术后必需在加护病房内观察,而且在适当时候是可以从加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在医院需住上2至3个月时间,而且在获准回家休养后,也得每週两次到医院观察。她也指出,其丈夫在往加护病房后就告清醒,只是暂时还不能讲话。“医生说,我丈夫的情况良好,但必须留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数天,直到确定一切安好,才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她说,丈夫在加护病房时,在清醒时会以手及脚可以灵活摇动,并对家人的关心慰问,会以眨眼回应。“医生也曾说,丈夫移植一颗肾予孩子的手术风险仅是20%,不比孩子的高,而且康复也会比较快,让我少了一层担心。”感谢热心人助筹医费为黄志强及黄国鸿发动筹募医药及生活费的拿督何章兴于週二下午5时,曾到吉隆坡中央医院探访。他希望黄志强父子可以平安渡过这场手术,早日康复。“黄志强父子在得到社会的关爱与关怀下,能顺利的为了自家孩子的未来,作出伟大的付出,非常可贵。”他认为,黄志强因孩子可以在年轻时段,勇于陪伴及让孩子渡过生命的难关,体现珍惜生命的可贵,而不像一些人,有了健康身体则不珍惜,虚度年华。“我相信,因父亲的牺牲而获重生的黄国鸿,在手术过后将会更加的长进,以报答父母对他的付出与关爱。”他说,在国鸿证实双肾损坏的时候,妈妈王珠茜已挺身而出的抢先要捐出一颗肾给孩子,奈何因自身的健康问题,造成她的意愿难成。“为了孩子的将来,父亲黄志强义不容辞的担起捐肾的重担,顾不了往后剩下一颗肾,可能影响谋生的艰苦也在所不惜毅然要移植一颗肾给孩子。”黄志强夫妇为孩子的牺牲,体现了父母伟大之爱,希望天下的父母,勿轻易放弃孩子,应以黄志强夫妇为榜,珍惜孩子,给孩子最好的照顾与培养,勿使到孩子失去父母爱而自暴自弃,及步上歧途。他感谢来自十方的热心人士捐助与关怀,让他能在一呼百应下,为黄志强父子筹得热烈的款项。他说,这笔义款除了协助了移植手术的医药费,更实际的帮到黄志强父子手术后的生活费用。‧报导:陈月菁‧2012.03.1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