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派生活 >“他们还要我养”‧3儿女失常‧靠300元过活 >

“他们还要我养”‧3儿女失常‧靠300元过活

2020-06-10 阅读(9005)
“他们还要我养”‧3儿女失常‧靠300元过活(吉隆坡)育有10名孩子的73岁老妇没机会含饴弄孙,一生命运坎坷,在晚年还要照顾3名患有遗传性精神病的儿女。一家四口靠着福利部每月份发的300令吉福利金和好心人不时施赠食物,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苦日子。这名老妇巫清与3名儿女即50岁的余玉英、49岁的余东生和36岁的余东安,居住在甲洞拜都里人民组屋。年事已高及患有糖尿、血压高等老人病的巫清最担忧有一天她先行离去,3个孩子的未来前景不知如何是好。自呼命苦的巫清说,他育有6男4女,年龄介于33至53岁,可是10个孩子当中,有3个孩子却患有遗传性的精神病,其中3个孩子是在少年时期病发,另一个则是在30岁病发。她说,这些孩子在小时候与一般小孩无异,非常活泼可爱,她的孩子在小时,精神都非常正常,成长时期也与一般青少年无异,可是不知为何到了16、17岁却突然性情大变,变成精神异常。“他们患病后性情大变,男的会发狂打人,女的则会脱光衣服到处乱跑,必须靠药物控制病情。”孩子发狂打人她说,在丈夫未过世前,她与丈夫两人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尚算过得去,可是自丈夫逝世后,孩子一个个离家外出生活,留下她一人照顾3个患病孩子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巫清原是居住在怡保路木屋区,4年前在政府搬迁计划下,获得分派到斯里拜都里组屋一间3房式单位。她在搬迁至这个单位后,就因为年纪越大,且进出交通不便利而无法再继续工作。她表示,她在过去4年完全没有收入,只是靠过去打扫工作所储蓄到的一些工钱度日,直到数个月前,在好心人协助下才申请到每月300令吉的福利金援助。老妇说,300令吉福利金在扣除水电费后,根本不足让他们一家四口温饱,但庆幸的是,组屋区有不少好心邻居,每逢过年过节都会送食物给他们,偶尔也塞一些钱给他们用,让他们逃过断炊之虞。巫清所住的单位原本必须每月缴付百余令吉的租金,唯她从来不曾缴付,市政局体谅她的处境而不曾追讨。女婿逝世带回家照顾失常女病发裸跑巫清说,50岁的女儿也是在青少年时期病发,她病发起来,会脱光身上的衣服到处跑,她就得整天忙着把她追回家。巫清感叹的说,这个女儿后来竟然还有人要,她在32岁那年嫁给一名来自金马士的男人。由于女儿根本不懂得照顾自己,所以婚后夫妇俩在她隔壁家租房子居住,以方便母亲照顾她。“女儿婚后还生了一对儿女,就在我庆幸至少有人照顾女儿下半辈子时,女婿却在6年前的一起意外身亡,迫使我把女儿带回身边,但两位外孙我却没有能力照顾,幸好他们在金马士的姑妈收留他们。他们现在已经15及17岁了。”误信精神病会传染7孩子弃家不顾对于7个孩子弃他们不顾,巫清没有太多怨言,她表示谅解孩子们的能力有限,无法长期兼顾他们。可是,她却对这些孩子因为害怕“传染”到精神病,而久久不踏入家门一步感到难过。她说,除了其中一个孩子送了给人,以及最小的孩子到美国跳飞机外,其他的孩子都在国内,但各自的家境都不是很好,平日不回家,也没有给钱。“他们至多在新年回家时,给我50、100令吉。”巫清伤心地说,孩子们误信精神病会传染,今年全都没有回家过年,甚至在她病倒被送入医院时,也没有人前往探望,就只有一个媳妇偶尔过来带些食物来探望他们外,其他孩子总是以忙碌为理由,没有关心母亲4人。她透露,她今年已经两度因为晕眩而进入医院吊水,而且每天都得吃2令吉一粒的药丸。“我只想到,如果有一天我去了,这3个孩子要怎幺办?”捡旧家具电器回家遗憾没人送美禄巫清3房式的组屋单位面积不小,屋内堆积很多杂物,显得凌乱,屋内两台电视和一台大雪柜却叫人侧目。她说,家里的所有东西,包括沙发、床褥、窗帘都是人家準备丢弃的。“电视机和雪柜也都是人家不要了才给我们的,东安把它们修好后,就拿来用了,可是因为电费贵,我很少让他们看电视,雪柜的电也不常开。”“家里除了墙上那几幅照片外,几乎都是别人施捨的。”在巫清的屋子内发现多个大型洋娃娃,原来那也是别人丢弃,巫清捡回来当礼物送给孩子。至于散落在桌上、地面的饼罐,巫清说,那是好心人送来给他们吃的。只是她有点失落的表示,就是没有人送美禄,她几乎忘了美禄的味道了。个性暴戾乱打人儿鎚子击母后脑巫清说,49岁的儿子余东生是在16岁当油漆工人时,疑老闆发生事故后受打击,性情开始大变,个性也变得暴戾,动不动就掷东西,还胡乱打人。“他有一次发狂起来,以鎚子击打我后脑,结果被警方捉了,关进精神病院整年多。”在谈到3个孩子的命运时,巫清对36岁的儿子余东安的病发让她最受打击。她说,东安是迟至6年前,也就是整30岁才突然发病。“他病发时间比他的哥哥和姐姐都来得迟,我那时还以为他可以逃过一劫的。”她说,东安那时是在一家修理电器店工作,每个月的薪水近2000令吉。病发前不久,他才购买一辆新车,展现面前的是多幺美好的前途。儿子驾新车撞围墙“可是,有一天他突然驾着新车去撞一名女同事住家的围墙,过后就开始神志不清,情况与他哥哥姐姐病发时一样。他撞墙后,还继续的发狂驾车子乱撞,直到簇新的车子被撞成一堆烂铁才罢休。”巫清说,她过后追查儿子病发的源头,怀疑儿子误以为女同事对他有意,结果真相却非如此而深受刺激,以致牵动隐藏性的精神病因子而致病发。他说,这个孩子病发丢失工作,严重打击家庭的经济状况。“这个孩子很孝顺,以前工作的薪水都交给我支配,但现在却分文收入都没有了。”巫清说,丈夫在世及东安可以工作的那一段日子,虽然收入不错,可是因为她尚要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和小叔,经济负担非常重,再加上自己不懂得理财,因此在经济支柱切断后,家庭经济马上陷入窘境。至于另一个也患有病症的儿子,巫清说,这个儿子已经结婚,有太太照顾,从而减轻她的负担。最爱吃鸡饭2儿没烟抽砸东西虽然精神状况不好,巫清的两个儿子却懂得享受生活。他们每天都要抽烟,而且也整天吵着要吃鸡饭。巫清说,她本身没有能力为孩子买好的香烟,只能购买6角钱一包的烟草让孩子解瘾。“有时我要他们帮忙做家务,又或者他们情绪不稳时,我就得拿出烟草来安抚他们。他们会自己拿报纸捲烟草来抽。”她说,这些烟草一包虽然只是6角,但一天两个孩子可以抽上4包,一天都要2令吉40仙,这对她而言是一个蛮大的重担。“如果不给他们抽,他们会发脾气,还会大大力的砸东西。我看到他们也没有其他特别嗜好,所以也就迁就他们。”除了爱抽烟外,他们也对鸡饭情有独钟,不时吵着要母亲打包鸡饭。“鸡饭一包少说要3令吉,我那有能力打包给他们。有时真是不堪他们的吵闹,才一两个月打包一次。”巫清感激的是,新年期间,一些知情的邻居送了不少鸡肉给她烹煮,让孩子整个月都嚐到肉味。担心病发被欺负不鼓励失常儿工作担心孩子外出工作可能受气而导致旧病复发,巫清一直不鼓励孩子出去找工作,任由他们终日赋闲在家。“有人骂我太过纵容孩子,可是他们不可能找到太好的工作,又可能被欺负而情绪不稳,甚至发狂打人,我就感到害怕。所以我宁愿再穷,也不让他们再出去工作。”巫清说,3个孩子当中,也仅有东安曾想过要出去工作。“东安懂得修理电器,家里的电器大部份都是由他修理。”她透露,东安也曾帮忙邻居修理电器,可是每次只是收到5令吉的酬劳,有些甚至只是以一块麵包来交换。“我气恼不过,就叫他不要再修了,因为有时还得出钱去买零件。”由于医生定期到组屋给予治疗,巫清的3个孩子病情受到控制,近数年都没有发生失控状况。只是,孩子夜晚不睡觉的习惯严重影响巫清的生活。她说,东生和东安的睡眠时间颤倒,在下午睡觉,晚上不睡,让她穷于应付。“他们晚上不睡觉,要看电视,但因为电费贵,我都不让他们看,结果他们无所事事,在屋子内走来走去,有时还走到外面走廊去。”她说,由于担心会引起孩子可能是破坏组屋设备的误会,所以她每个晚上得耗时间,劝服他们去睡觉以及阻止他们外出,让她消耗不少精力。定时送粮最实际陈胜尧:孩子应照顾家人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对巫清的遭遇深表同情,并呼吁一些福利机构能给予他们援助。他认为,金钱并非有效解决方案,福利机构定时的到访,按时送来米粮会更恰当。他表示本身也会尽力协助他们,不过,他认为老妇的其他孩子也有必要负起照顾他们的责任。爱心养老院及孤儿院院长林振全表示,由于老妇必须照顾3个孩子,所以他很难安排老妇住入老人院。“我们也没有管道可以安置老妇的3个孩子,所以只能在粮食上的一些供给,让他们不至于挨饿。”‧2009.03.15
上一篇: 下一篇: